1

、极度的愤怒

          、极度的愤怒

          “你好!极度” 丹尼茨没有用头套遮住自己,而是穿着平民的 衣服微笑着走了过来。

          愚人节克莱因对这个地区进行了调查,极度笑着说:“阿蒙最近来了Backlund。亵渎者阿蒙?德里克立刻感到他不愉快的 回忆被唤起了。

          这是对前队长的 寄生吗,极度问“你在找我吗?” 或是像蛇一样盘绕在他的 灵魂身上,极度戴蒙着尖顶帽子的 阿蒙是他无法逃避的 噩梦。很多可怕的 怪物。仅凭回忆,很少有人会让他感到不安和恐惧。

          阿蒙(Amon)前往Backlund,极度那里是Justice小姐和Magician小姐所住的 地方?他想要什么?他们该怎么办?德里克(Derrick)突然为同伴感到紧张。确实,极度当一场革命即将发生或正在下降时,时代的 浪潮将泛滥成灾。他回想起飓风奇兰戈斯海军上将曾经对他说过的 话。他的 眼睛睁开了。

          卡特里亚的 想法和他的 想法相似。当天使之 王重新出现在北大洲时,极度她可能会感到不安。她脑海中浮现出一个词:时代的 变迁!

          阿蒙!极度时光之 天使阿蒙-一位古老的 天使之 王-奥黛丽担心地颤抖。她看了看The Magician Fors和月亮先生,极度他们戴着空白而恐惧的 表情,不由自主地望向长长的 青铜桌的 尽头。

          “傻瓜先生,极度我能想到一种将此事告知教会的 方法吗?” 当天使之 王重新出现在北大洲时,她可能会感到不安。她脑海中浮现出一个词:时代的 变迁!

          阿蒙!极度时光之 天使阿蒙-一位古老的 天使之 王-奥黛丽担心地颤抖。她瞥了一眼魔术师佛斯(The Magician Fors)和穆恩(Moon)先生,极度他们戴着空白而恐惧的 表情,不由自主地望向长长的 青铜桌。

          “傻瓜先生,极度我能想到一种将此事告知教会的 方法吗?” 当天使之 王重新出现在北大洲时,她可能会感到不安。她脑海中浮现出一个词:时代的 变迁!

          阿蒙!极度时光之 天使阿蒙-一位古老的 天使之 王-奥黛丽担心地颤抖。她看了看The Magician Fors和月亮先生,极度他们戴着空白而恐惧的 表情,不由自主地望向长长的 青铜桌的 尽头。

          Azik压下了他的 半高顶礼帽。他没有转过头,极度温柔地笑着说:“记住,闭上你的 眼睛。”

          他说着,极度走上楼梯,朝着陵墓的 深处走去。

          飘动的 黑雾不再发出喘气声了。它慢慢散布到周围的 环境中,极度突出了盘绕在底部的 虚幻物体。

          那是一条巨大的 羽毛蛇,极度似乎占据了整个岛屿!

          它巨大,极度深绿色-早期黑色-刻度。在缝隙中是被黄色油性污渍覆盖的 羽毛。在每根羽毛上,都有向外延伸的 虚幻的 细黑管。

          夸张的 脚红色的 蛇既是虚幻的 又是真实的 ,其实际形式很难被描述。这似乎是人类难以理解的 事物的 结合。

          它的 眼窝被淡白色的 火焰燃烧;它的 脸是人类的 脸!

          该脸具有青铜色皮肤,并且具有柔软的 五官。它的 右耳下方是一个黑色的 小痣。这是另一个Azik Eggers!

          科莱恩市的 大多数建筑物都建在螺旋形上升的 路径上。在中间或相对平坦的 开放空间中将有正方形或小镇。

          克莱因背着行李,并以先知的 精神直觉,随机选择了前进的 方向,并找到了一个相对的 方向。沿途热闹的 酒吧。

          街道上没有很多马车,而租赁类型却很少见。东巴拉姆最流行的 交通工具是“棺材”。这源于他们崇拜死亡的 传统。人们认为棺材是带来宁静与和平的 物品。因此,克莱因经常看到人们背着黑色棺材走过他。盖子比通常的 盖子轻,就像可以随时打开的 马车门。

          它们是由两个,四个或两个人携带的 ;或骑马或单角山羊。这种传统在晚上相当恐怖。嗯,今天还不算好。整个城市都漆黑而令人毛骨悚然。”克莱因走进广场时,陷入了周围的 “风景”。左边是风暴之 王的 大教堂,右边是餐馆和酒吧。

          当他停在自己的 足迹时,还放下了由四个人搬运的 棺材。

          打开盖子,棺材内的 乘客站起来,向前走了一步。他是一位北欧风格的 绅士,穿着白衬衫和黑色背心。

          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